热门小说《时觅傅凛鹤》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,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傅凛鹤柯辰演绎的精彩剧情中,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“傅凛鹤”,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:因此醒来后看到抱着她哄着她的时林,她心里倍感亲切,也有点怕人,一直抓着时林不放,后来也找不到她家人,时林心疼她,就把她留了下来,收养了她。其实以他们家当时的条件,是没办法再养一个人的,丁秀丽也不想多照顾一个人,但最终拗不过时林,不得不留下了她。时林一辈子懦弱,唯独在留下她这件事上强硬了一回,尽管之后...

时觅傅凛鹤

热门章节免费阅读

倒不是时觅记忆有多好,只是从小到大丁秀丽就不太待见她,最喜欢挂在嘴边的话就是,“要不是你爸把你捡回来,你早饿死了,我们供你吃供你住,供你读书,哪点对不住你了?你帮家里点忙怎么样了?”...《时觅傅凛鹤全文免费》免费试读倒不是时觅记忆有多好,只是从小到大丁秀丽就不太待见她,最喜欢挂在嘴边的话就是,“要不是你爸把你捡回来,你早饿死了,我们供你吃供你住,供你读书,哪点对不住你了?你帮家里点忙怎么样了?”每天被这么耳提面命地提醒着,她想不知道都难。
她小时候还因此难过过好久,不明白为什么她和别人不一样,别人都有爸爸妈妈疼,为什么她没有。
但现在长大了,也释然了,可能有些人就是亲友缘薄一些,父母也好,儿女也罢,亦或是丈夫,都注定陪伴不了太久,她这辈子就是注定了要一个人独自前行。
好在她的父亲时林对她还不错。
他是把她捡回来的人,她高烧昏迷清醒后第一个见到的人也是他。
时觅已经不记得那时候发生什么事了,只依稀记得一个人在荒郊野岭待了很久,大冬天的,又冷又饿,每天浑浑噩噩的很害怕。
因此醒来后看到抱着她哄着她的时林,她心里倍感亲切,也有点怕人,一直抓着时林不放,后来也找不到她家人,时林心疼她,就把她留了下来,收养了她。
其实以他们家当时的条件,是没办法再养一个人的,丁秀丽也不想多照顾一个人,但最终拗不过时林,不得不留下了她。
时林一辈子懦弱,唯独在留下她这件事上强硬了一回,尽管之后因为常年在外打工,他也没办法给予她一个父亲应有的照顾和保护,但对于时林,时觅还是敬重且感激的。
她这次回来也只是想在出国前看看时林,毕竟出去了不像在国内这么方便,想回来就回来。
屋外的丁秀丽得不到她的回应,已经进展到摔锅碗瓢盆发泄的地步。
“又发生什么事了?”门外传来时林的声音。
“你捡的好女儿,这么些年我们养大她容易吗,要不是我们,她现在还指不定在哪个流水线打工呢,还能遇到傅凛鹤那样的家庭嫁了吗?她现在倒好,乌鸦变凤凰,看不起自家人了,有出息了帮一下家里怎么了?”时林声音一下惊喜:“觅觅回来了?”伴着落下的嗓音,门外已经传来了敲门声。
时觅过去开门,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时林。
“爸。”
她轻叫了一声。
时林推门进来,压低了声音:“别理你妈,她就嘴上说说。”
时觅轻点了个头:“嗯。”
时林:“怎么突然一个人回来了,凛鹤呢?他……”时觅迟疑了下,还是坦白了,“我和他离婚了。
离婚了?”时林面色当下凝重了起来,“为什么要离婚?”时觅:“我和他不合适。”
时林皱眉:“是不是因为你妈和你哥?”时觅摇摇头:“以后你让他们别再去打扰人家了。”
时林面露犹豫,倒不是他想去,实在是他劝不动丁秀丽和时飞,这个家里丁秀丽说了算。
时觅理解他的难处,笑笑:“没事,我会和他们说的。
我今天就是回来看看您,我申请了个海外大学读研究生,明天就要走了,要读两年,以后估计不能常回来看您,您照顾好自己。”
她从包里取出一张银行卡:“这卡里还有点钱,您先留着用,不够了你再说。”
时林赶紧推了回去:“你一个人在外面要花钱的地方多,钱你留着,我够用。
没事,我有。”
时觅把卡给他塞了回去。
时林想到她明天就要走了一时伤感:“怎么那么突然就要走了?国外那么远,想读书在国内不行吗?就想换个环境,顺便出去看看世界。
没事的,两年很快就过去了。”
时觅安抚道,看时林还愁着张脸,又对他说,“而且这个学校建筑系世界排名第四,能被录取得多幸运啊。”
时林果然被安慰到,欣慰里又有些自豪:“真好,从小我就知道你长大后肯定会有出息。”
时觅笑笑。
“姑姑。”
奶声奶气的小女孩声在这时传来,声音落下时,2岁的小丫头已经飞抱住了时觅的腿。
时觅弯身一把将她抱起:“贝贝和妈妈出去玩了?”小丫头用力地点着头,扭头看向跟着进屋的妈妈钟宁。
钟宁是时觅哥哥时飞的妻子,和时飞是中学同学,高中就在一起了,大学毕业两年后就领了证,两年前刚生的女儿。
钟宁人长得漂亮,工作能力也强,从保险公司最基础的保险销售做起,靠自己一步步爬到了销售总监的位置,每年大几十万的年薪,挣的钱全让时飞创业给霍霍没了。
钟宁似乎倒没在意过这个,时飞不上班不带孩子也不吵不闹,任劳任怨地挣钱养家带孩子。
时觅也不知道她哥给钟宁下了什么蛊,愿意这么几年如一日地供他养他,如果真要去分析,大概就是时飞嘴甜,能给钟宁提供情绪价值吧。
钟宁和时觅不算特别熟,看时觅看过来,客气地打了声招呼:“时觅回来了。”
时觅“嗯”了声,视线移向亲昵搂住她脖子的小丫头,伸手逗了逗她。
丁秀丽也已跟着进了屋,看着她眼神里的温柔,又忍不住阴阳怪气道:“那么喜欢小孩就抓紧时间生一个,要不然以后人家在外面找人生了,有你哭的。”
说完又忍不住嘀咕:“也不知道当时你在想什么,年纪轻轻的连个孩子都保不住,要是当初能生下来,现在求个人哪里还需要这么低声下气的。”
时觅面色淡了下来,抬头看她:“妈,我和傅凛鹤已经离婚了,你们别再去打扰人家。”
丁秀丽和时飞俱是一愣:“什么?”时觅没多言,她晚上的飞机,还要回去收拾行李,和钟宁时林互道了个别后,就先走了。
丁秀丽和时飞还有点反应不过来。
“真的假的,怎么突然就离婚了?”时林叹了口气:“真的,她明天就要走了。”
时飞皱眉:“去哪儿?”时林:“说是要去读两年书。”
时飞眉头皱得更深,倒是没再说什么,只是他心里是个藏不住事的,他心里担心,当天下午就去了傅凛鹤公司。
人一到公司前台就直接对前台女孩说:“我找傅凛鹤。”
前台微笑看他:“您好,请问您有预约吗?”时飞:“他是我妹夫还要预约什么?”说完就要往电梯走。
前台女孩急急拦住他:“先生,不好意思,我得先和总裁办确认一下。”
时飞像没听到,手按下电梯就想强闯,保安赶紧上前拦人:“先生,不好意思,进公司需要有预约,麻烦您配合一下。
都说了是我妹夫了,你和你们总裁说一声就行了。”
时飞不耐,还想继续闯,保安却不敢不让他上去,正僵持着时,柯辰刚好从外面回来,一眼便看到闹成一团的众人。
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他上前问。
“柯总。”
保安恭敬叫了他一声,“这位先生自称是傅总大舅子,想见傅总。”
柯辰狐疑打量时飞,没看出半点和时觅像的地方。
时飞一眼看出柯辰在想什么。
“时觅真是我妹妹,不信你上去问你们傅总。”
柯辰有些意外,想了想,对保安说:“让他上去吧。”
保安放了行。
时飞倒是没和他生气,只是指了指自己:“都说了你们傅总是我妹夫,你们还不信。”
说完就和柯辰一起前往顶楼的总裁办。
“你先在外面等会儿,我去通知傅总。”
来到外间办公室,柯辰低声叮嘱,敲了敲傅凛鹤办公室门:“老大。
请进!”傅凛鹤低沉的嗓音从办公室传来。
柯辰推开门,刚要开口,时飞已从身后一把把门推得更开,走了上来。
“凛鹤,你和觅觅离婚了?”柯辰:“……”傅凛鹤看了他一眼。
柯辰顿觉得后背冷汗直冒:“是时先生自己进来的。”
时飞也大大剌剌地摆摆手:“对,我就是心里着急。”
说着又看向傅凛鹤:“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啊?怎么突然就离婚了,觅觅明天都要走了。”
柯辰看到傅凛鹤压在鼠标上的手一顿,不由看向傅凛鹤。
傅凛鹤面容平静依旧,他看向时飞:“你有什么事吗?”时飞突然有些不好意思:“其实也没什么事,这不是听说你们离婚,担心你们……”傅凛鹤:“我和她没事。”
时飞顿时松了口气:“我就说嘛,两口子偶尔闹点矛盾是很正常的事,女人嘛,哄哄就好。”
傅凛鹤没接话。
时飞越发不好意思:“对了妹夫,上次那个度假村的事……”傅凛鹤扭头看他:“那个项目不归我管。”
时飞脸上的笑容当下有些挂不住,却又勉强维持着:“这样啊。”
两只手失落地搓着。
他性子向来大大剌剌,和谁都自来熟,有些没有边界感,说话做事也不经大脑,在傅凛鹤面前也从没有面对豪门富户的拘谨感,但这一次,他第一次感觉到了尴尬。
傅凛鹤也明显感觉到了他的失落和尴尬,有些不忍,放缓了声调:“对了,你妈最近是不是在看香墅区的房子?是有在看,就想着觅觅回家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,还是得换个大点的房子,本来还想着找你们凑点首付……”时飞声音低了下去,没敢说时觅不让。
傅凛鹤点点头:“待会儿我让柯辰给你们转过去。”
方万晴刚好从外面走进来,闻言脚步一顿,看了眼时飞。
时飞已恢复刚进屋时的神采飞扬:“我就说觅觅没有看错人,妹夫你是个有格局的人,生意以后肯定会越做越红火。”
方万晴嫌弃撇开了脸,小动作全落进了傅凛鹤眼中。
他看向方万晴:“有事吗?”方万晴收起脸上的嫌恶:“我过来找柯辰。
明天我要飞一趟西北,老陈请假了,柯辰有空的话送我去趟机场吧。”
方万晴说着已转向柯辰。
柯辰当下点头:“好的,董事长夫人。”
方万晴:“航班信息回头我让人发你。”
说完回头时视线有意无意地扫过时飞,又看向傅凛鹤,欲言又止。
“妈,你先出去吧。”
傅凛鹤直接下了逐客令,“以后你要过来还是提前让人通报一下。”
方万晴看他一眼,勉强点点头,没再多言,转身走了。
时飞困惑看着方万晴远去的背影,看向傅凛鹤神色清淡的俊脸:“你和亲家母关系不好?没有。”
很冷淡的回应。
时飞也无所谓,也就随口一问,只是有些赧颜地感谢傅凛鹤:"那房子的事就麻烦妹夫了。
"傅凛鹤轻点了个头,抬手取过报表。
时飞又语重心长地叮嘱他:“觅觅也不知道明天是不是真要飞了,夫妻之间没有过不去的坎,不是什么大问题把人追回来就是了。”
傅凛鹤取报表略停滞,而后平静将报表摊在面前。
时飞没留意到傅凛鹤的异样,又叮嘱了些有的没的,终于心满意足地离开。
傅凛鹤盯着面前的报表,静默了会儿,又一把推开,拿过另一沓资料,扫了眼,又放下,面无表情地把视线转向了窗外,抬指轻揉眉心。
一直偷偷观察傅凛鹤的柯辰趁机敲门进来问:“老大,明天和严董的会谈需要另外改个时间吗?”傅凛鹤揉眉的动作一顿,而后睁开眼,面容已冷静如初。
“不用!”他说。

小说《时觅傅凛鹤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