骆静芸韩子烨

现代言情《骆静芸韩子烨》震撼来袭,此文是作者“骆静芸”的精编之作,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骆静芸韩子烨,小说中具体讲述了:毕竟,那时她是那般期盼着跟韩子烨的婚姻。纸面上许久未有下文。骆静芸原以为韩子烨不会再回消息了,正要收起来,却见纸面又浮现出字来。——我曾见过骆氏,她性子怯弱易被人欺,心地纯良,婚后我与她就算不恩爱,定也能相敬如宾,何至互看生厌?轰然一下...

阅读最新章节

毕竟,那时她是那般期盼着跟韩子烨的婚姻。
...《骆静芸韩子烨大结局》免费试读这话过后。
那头似乎沉吟了很久,才回了一句:空言虚语。
骆静芸盯着那话,忽地扯了苦笑。
她放下了笔,没再写字。
若是十年前的自己,在刚订婚时听见一个人说她将来会和韩子烨互看生厌,恐怕也是要觉得对方是在胡言乱语。
毕竟,那时她是那般期盼着跟韩子烨的婚姻。
纸面上许久未有下文。
骆静芸原以为韩子烨不会再回消息了,正要收起来,却见纸面又浮现出字来。
——我曾见过骆氏,她性子怯弱易被人欺,心地纯良,婚后我与她就算不恩爱,定也能相敬如宾,何至互看生厌?轰然一下。
骆静芸愣住,原来十七岁的韩子烨是记得年少时那次初遇的。
她十三岁生了场重病。
身边的婢女对她不上心,她实在难受得紧便自己走出院子。
谁料那日正是相府内设宴,府内来了很多人。
有几名来做客的少爷小姐将她认作了下人使唤,她不想惹事准备绕开,却被他们拦下来捉弄。
“相府的下人敢这么没规矩?”不知是谁推了一把,她整个人倒在了地上。
那些人便拿起石子往她身上砸。
直到十五岁的韩子烨出现。
“住手!”他怒声呵斥,张手护在她身前。
那时的韩子烨于她而言,便如同神祇降临,自此在她心底扎根发芽。
婚后,骆静芸也曾试探跟韩子烨提过这事。
换来的却是韩子烨冷漠至极的一句:“是吗?我不记得了。”
可原来。
十七岁的韩子烨竟是记得她的。
骆静芸鼻腔莫名发酸,心里泛起密密麻麻的涩意来。
而纸面上的字迹飞扬,透着笃信:婚事既订,我定娶骆氏,亦会与她举案齐眉,相守白头。
这承诺犹如千斤重重砸在骆静芸心口。
她拿着信纸的手紧颤。
若是十七岁的韩子烨曾有过这样的决心,那为何婚后却待她那般冰冷?心中五味杂陈。
骆静芸没再回信,也不知该如何回。
韩子烨本就不是话多之人。
之后一段时日,信纸都没有任何动静。
骆静芸有时很想主动写点什么,每次提笔却还是放下。
时间很快到了苏思晴生辰这日。
府内一片喜庆,她如韩子烨所言,将这场生辰宴办得盛大隆重。
一切本顺畅得很。
谁料,骆静芸正在与宾客夫人寒暄之时。
却听那头传来碗碟摔碎的声响,她回头看去,就见苏思晴不停挠着手臂,脸色难看。
骆静芸心头一紧,当即走过去:“怎么回事?”下一刻,韩子烨不分青红皂白的斥责声便当众传来——“骆静芸!你怎么安顿的?不知道思晴不能碰花生吗?她若是有什么事,我定饶不了你!”登时,所有宾客的目光如针狠狠扎在骆静芸身上。
身为正妻,被夫君因为侧室如此当众责骂。
显然他根本不曾顾及过她的自尊和面子。
韩子烨已经焦急带着苏思晴离开。
骆静芸还是只能强撑笑脸将宾客送走。
待一切平息下来。
骆静芸在厅中坐了很久,心里却已经痛到好似没了感觉。
她回到屋将那一纸作废婚书拿出来。
这一次,她主动联系十七岁的韩子烨。
她执笔落字:韩子烨……话才起笔,纸上却突然浮现了字迹。
是十七岁的韩子烨问她——骆家说骆静芸不见了,若你真是纸中仙,请替我寻她

小说《骆静芸韩子烨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