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云香途

楚奇萧如海是现代言情《青云香途》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,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,作者“楚奇”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,梗概:“哟,纪主任,什么事这么开心?”“我这是替楚书您开心啊。”“这话怎么说?”闻言之下,楚奇不由地便是一愣。“乡里都在传,说是您马上就要高升了呢。”纪小娟心直口快,根本没想那么许多,乐呵呵地就道出了根底...

阅读精彩章节



于楚奇来说,经验总结写起来真的不难。

也就是没电脑,否则的话,一个晚上就差不多能搞定。

即便是手写,那也就只花了一天半的时间而已,便已拿出了成文。

不过,他并未急着交稿,而是乘拖拉机先回了趟西海乡。

萧如海不在,下村去了。

楚奇也没在意,径直便回了自己的办公室。

“楚书。”

却不料一壶水都还没烧开呢,就见纪小娟笑嘻嘻地从门外走了进来。

“哟,纪主任,什么事这么开心?”

“我这是替楚书您开心啊。”

“这话怎么说?”

闻言之下,楚奇不由地便是一愣。

“乡里都在传,说是您马上就要高升了呢。”

纪小娟心直口快,根本没想那么许多,乐呵呵地就道出了根底。

“还有这等好事?我自己都不知道啊。”

一听这话,楚奇心中当即就打了个突,但却并未有丝毫的流露。

“这……,大家都在传着,说是市里看中了您的招商引资能力,让您写总结,一旦通过,那就……”

见楚奇矢口否认,纪小娟立马意识到情况明显有些不太对味了,话说到一半,就没了下文。

“谣传而已,西海乡一天不发展起来,我啊,就一天不会调走。”

三人成虎,流言可是能杀人的。

不管楚奇是否真的被调走,这等流言的泛滥,对他来说,都不是一件好事。

被调走了,那就坐实了他楚奇就只是来西海乡镀金的。

这可不是啥好事,要知道在任何时候,镀金部都是头重脚轻根底浅的代名词,在进步到了一定程度后,就铁定上不去了。

没被调走,那,更麻烦,一桶接着一桶的脏水很快就会泼到他的身上。

什么做事功利冒进,不符合市里期望啥的大帽子一扣,管叫他楚奇名声狼藉。

问题是他还不好自己出面辟谣。

这就很恶心人了。

“楚书豪气,您忙。”

流言能如此大规模地乱传开去,背后肯定有人在作祟。

一念及此,纪小娟可就不敢乱掺和了,讪笑着告辞而去。

“呵。”

还真是毁人不倦啊。

楚奇只略一寻思,便已知晓此事铁定跟林作栋一伙人不开干系。

这是想挤走他呢。

那就走着瞧好了……

下午两点半。

萧如海终于回到了乡。

“书。”

楚奇第一时间就赶了去。

“哟,楚书回来了,坐。”

萧如海的心情显然很是不错,这一见楚奇到来,当即就笑着起身招呼了一句。

“谢谢书,是这样的,两天前,县布置了个任务下来,要咱们乡总结一下引进外资以及公开发包的经验。”

“我这头就越厨代庖地写了些不太成熟的东西,还请书您斧正。”

在落座的同时,楚奇紧着便从公文包里取出了几张纸,笑容满面地递了过去。

“楚书这两篇报告都写得挺好的,就这么定了。”

快速将两篇总结文章过了一遍之后,萧如海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“这是我们西海乡领导集体的共识,还请书署名在前。”

事情,虽说都是楚奇一手操办的,但他却并不打算贪功,概因那可是大忌。

“行。”

这都是惯例了,萧如海自然不会有异议,提笔便在两篇文章的后头都签了个字。

“书,咱们乡的拓路工程进展极快,再有个六天左右,差不多就可以完工了。”

“接下来的路面铺设将由市一建全面接手,咱们各村的人手就可以撤下来了。”

“左右已无大事,不若早些将石材基地的项目也以公开发包的方式放出去,争取元宵前后就开工,或许正好能赶上道路修通。”

在将文稿收回公文包后,楚奇紧着又提了个建议。

“你看着安排就好,另外,这些天让财政所加加班,务必尽快将各村所出劳力的工时算清楚,该给的补贴,一分都不能少了。”

这提议,似乎没毛病,萧如海自然不会有异议。

“书放心,这事情,我会重点抓一下的。”

楚奇笑了。

概因他要的正是这么些事务性的工作——但消把工作认真抓起来,什么谣言最终都只会不攻自破……

交了稿之后,楚奇并没在县里多呆,直接就回了乡里,先跟方向阳充分交换了一下意见。

在征得对方同意后,迅速让综合办贴出采石场基地的项目招标公告,并亲自给包括市一建在内的几家建筑公司老总打去了电话,告知他们领标书的时间。

却没想到宣传部反应极其迅速,下班前就来了电话,要求派人参与整个招标过程。

这,显然没法拒绝。

不单不能拒绝,还得就整个招标过程如何配合进行全面沟通。

结果便是一通电话足足扯了大半个小时。

饿得差点没前心贴后背。

幸好,小吃店不远,一口气干掉了两碗馄饨、四个大包子,这才算是舒了。

腆着肚子到了三楼,老程一家正在吃晚饭。

“小……,哦,楚书,好些天没见了。”

见楚奇走来,老程赶忙起了身,尴尬满脸地打了个招呼。

“老程,你这是挤兑我吧?私下里,哪来的什么书不书的,就小楚,不叫这个,我可不应啊。”

有点头大。

唯一一个能谈得来的朋友都要没了。

“哪能呢,那个……”

老程同志压根儿就放不开。

“苏老师,你看,老程这就是不打算请我喝酒了,太抠了吧?”

楚奇无奈,只得冲着苏影摊了下手。

“咯咯……,那我请,楚书不嫌弃的话,就请坐。”

苏影倒是没怎么见外,可到底还是没敢继续称楚奇为小楚。

“好勒,谢谢苏老师。”

楚奇那是一点都不客气,直接就坐在了程沙的身旁。

“楚、楚书,听说你要调走了?”

两杯地瓜烧入了肚后,老程同志多少算是活泛了些。

“没影子的事,咱们西海乡的建设才刚开始,我怎能当逃兵?三五年内是肯定不会动的。”

得,这事情传得真有够邪乎的。

楚奇都有些想骂娘了——没有主政一方的经历,要想上县的大位,难度极大,后头的路那就更难走了。

那等因走捷径而堵死自己上升空间的蠢事,他怎可能会去干,别说没调令,就算有,他也不会接受。

“那咱们西海乡人民可就有福了!”

一听这话,老程同志当即就兴奋地拍了下桌子。

这,还真就不是在拍马,而是实在的真心话。

要知道楚奇的到来,可是打破了西海乡几十年的死寂,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。

万一要是人走政息,那,西海乡啥时才能真正腾飞而起呢?

“老程,你该不会是想省点酒吧?”

“?”

“你再这么捧下去,我没喝都得醉了啊。”

“哈哈……,来,走一个!”

被楚奇这么一神转折,老程同志顿时大笑不止。

彻底放开之下,跟楚奇一杯接着一杯地就干上了。

“油嘴滑舌。”

隔壁房间里,正躺在床上听着动静的赵大美女忍不住吐槽了一把。

不过,在嘀咕之余,她那娇美的脸颊突然泛起了一层红晕……

流言还是在传,且越传越是玄乎。

但,楚奇却根本不为所动,就只管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。

一月二十六日,道路拓宽以及路基平整工作全部结束,各村抽调来的劳力都在第一时间拿到了工时补贴。

不算多,大致每人也就四十元左右。

但这,对于辛苦了近五十天的劳力们而论,却足够过上一个肥年了。

也幸亏公开发包时节约了十二万元,否则的话,乡里还真挤不出这笔钱来。

即便如此,乡里还是贴进去了近五万元。

这笔钱,是从扶贫资金里走的账。

林作栋等人对此牢难免。

但,不管是楚奇也好,还是萧如海也罢,都没理睬那么许多。

一月二十八日,周二。

为配合市里的宣传需要,采石场基地建设的公开发包仪式定在了县小礼堂。

不止是西海乡的主要领导班子都到了场,县里的重量级人物也都来了,那阵容比之入围的三家企业的人马要多出了十几倍。

坐在台下的萧如海与林作栋全都紧张得个不行。

可楚奇倒好,依旧是一派的风轻云淡,完全没在意市宣传部所聚集起来的庞大采访阵容当一回事。

发包采取的依旧是暗标而后公开唱标的方式,最终,县一建以四十八万元中标。

双方当场签订了相关的承建合同。

一切都有若行云流水般顺利。

只是,到了采访环节,意外却是突然出现了。

“楚书,首先,得恭喜您主持了一场很棒的公开发包会议,但,您难道不觉得这等发包会议有作秀的成分在内吗?这,是否与传言中,您将会被提拔重用有关呢?”

一开始的电视台、电台以及漳市两大报刊的采访都没什么出奇之处,大体上也就只是些公式化的问答而已。

可待得轮到了《乘风晚报》这么家新成立没多久的地区性报社时,现场采访的女记者突然抛出了个重磅炸弹。

刹那间,在场的县、乡领导全都被震得个目瞪口呆,负责宣传事宜的宣传部副部长常千里也同样是一脸的莫名之惊诧。

小说《青云香途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