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爆新书《宦海宏图》逻辑发展顺畅,作者是“谢安石”,主角性格讨喜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​舍不得买的东西送到跟前,要说不是假的。可谢安石不打算收,更没有还给张名扬的心思。必须得给这个东西安排一个合理的去处。“送你的东西...

宦海宏图

免费试读



“等等,把你的东西带走。”谢安石追了出去,可大晚上的,那影子很快就融进了夜里。

该怎么处理这东西。看着箱子,谢安石心里一阵自嘲,没想到第一个找上门给自己送礼是个仇人。

这箱子里放的什么谢安石能猜到。他喜欢下围棋,高中的时候有走特长生的想法,高考还因为业余6段二级运动员加了几分。这里边怕就是他心心念念好久的棋墩了。这东西便宜的也得过万。

舍不得买的东西送到跟前,要说不是假的。可谢安石不打算收,更没有还给张名扬的心思。

必须得给这个东西安排一个合理的去处。

“送你的东西。”张国富听完谢安石的解释,看着这么大一箱子,来了点兴趣问道:“这是什么。”

“应该是一个棋盘。”

“那不贵,你自己做主吧。”谢安石这种行为在张国富看来就是没吃过苦。一个小小的科级才能有多少收入,买房买车谈恋爱都还是其次,平时日常社交的开销,那点工资也就零头,一点小礼物都是再正常不过的社交行为。况且行贿受贿这种罪行是需要条件的,不是说你收了礼物就是受贿,如果收了礼物就是受贿,那那同事结婚随份子不是得抓一窝。张国富觉得谢安石大题小做了,随口把这事儿敷衍过去,话头转到了另一件事上,“净网行动的讲话稿你那边尽快拿出来。”

“已经写好了。”谢安石从包里拿出稿子放在桌子上。

张国富点点头,又摆摆手,谢安石便自觉地出了办公室。

等到了中午张国富休息了,谢安石捧着箱子去了纪检组。

“还挺大的,张主任,里面是什么你知道吗?”纪检组副组长问道。

“箱子还没开,不清楚。”

“。”纪检组副组长点点头道,带上执法记录仪说明道:“张主任,我们这里是全程录音录像的,现在我们打开箱子。”

面对闪着红灯的执法记录仪,谢安石点了点头。

箱子打开。里边的东西不出谢安石意料,就是他心心念念的棋墩,还是日本进口的。他心里估了个价,得两万五。

纪检组的同志们把东西取出来,又有一个纸袋子掉在了地上。

一个非常经典的牛皮纸袋子。看着袋子的厚度,谢安石有些意外。

意外落在了副组长的眼里,“看样子还有意外收获,这里面少说得有两三万吧。”

副组长打开袋子,另一个人的相机就对着这袋子拍了一张。

“去拿个点钞机过来。”副组长说。

“人民币三万元。”点钞机把三万的数字播报得很机械。

二零一二年全国可支配收入的中位数是两万一千九百八十六元,普通人一年也就挣这么点钱,三万比他们一年还多。

要说不动心是不可能的,谢安石对自己的人性有清晰的认识。今天把这些东西交给纪检组,也谈不上什么情操,只是因为他很清楚收了之后是什么后果。

两万的棋盘,加上三万元现金,可以保他在牢里三年衣食无忧。即便没被抓住,有了这些东西在,以后的日子也别想清净。

收受贿赂是不能开头的,一旦开了头,就有了被人捏在手里的把柄。这回要帮这人,下回再介绍个人来,你也得帮。当然,人会给你钱,看着是拿权力兑现了。可这么多钱对他来说有什么用,不明财产怎么解释?就像是一把剑,时时刻刻悬在脖子上,稍不注意,就是人头落地的下场。

不谈什么理想,就单纯的理性。干这事儿划不来。

纪检组的同志很负责,不单有全程的录音录像,还有文字记录,以及一份书面的凭证,证明他们确实从谢安石这里收到了这么一份东西。

直到这一份凭证落在自己的手里,谢安石才真正松了口气。

张国富把这事情当作是一场笑话讲给了陈晓婷,“你说这小子好玩不好玩,这么点东西都要来请示我。”

“刚当上官,有点理想抱负很正常。”陈晓婷依偎在张国富的身上说:“就是不知道他这股劲儿能撑多久。”

“他,我看他顶多半年。”张国富觉得自己看透了谢安石,一个乡镇里的小子,在面对诱惑的时候能有多少抵抗力。

“你当年撑了多久?”

“三年。”张国富说的时候还有些骄傲。

谢安石就在小区外边等着,和老马你一言我一语。

“你还没对象吧?”

“之前有一个,分了。”

“啧,她可真没福气。”老马猛嘬了一口烟,指了指小区说道:“里面的房子,一套得三百万,咱们老板有三套,都是人送给他的。”

老马跟了张国富十年,没见着张国富去见情人还带着秘书,只觉得谢安石和张国富是同一类人,说话没什么顾忌。

“这样的房子,咱们老板还有好几套。那样的女人,咱们老板更多。”老马说话的口气里满是羡慕,时不时看向小区,看向谢安石,“谢秘书,好好跟着咱们老板吧,到时候这些好东西少不了你的。”

看着确实是好东西,可谢安石不。张国富这人,谢安石不是很看得上。但无论是神恶魔地方,都有他的规则,混下去无论是不是真心实意的,总是得按照他们的来。很多人改变,一股脑冲进去,自己先撞得头破血流元气大伤,拿什么去改变?谢安石只当现在的境遇是变通的法门,心里没什么负担。

“等会送了老板回去,我带你去一个地方。”

“什么地方?”

“你放心,不会卖了你的,有人请客。”

快十点了,才到老马说的地方,走进包厢,谢安石看到了不少在宣传部见过的同事,大家推杯换盏。谢安石一过来,小半都站了起来。

“谢主任。”

“老马,你可没说今天谢主任回来。”

“谢主任来,咱们饭局的档次可是又上了一个台阶。”

听着他们的恭维声,谢安石有些不适应,这场面他经历过,但自己是主角还是头一次。

“怎么样?不错吧?”老马挤眉弄眼地开口道。

小说《宦海宏图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